吃糖

吃糖吗?

我‘拒绝’(甜)

我拒绝其实还有另一种意思。
①金南俊和金硕珍,一个是老师口中的好学
生,一个是学校学习会的会长。老师和同学总爱拿他俩来对比,但当事人表示无所谓,不知道为什么金南俊的成绩总比金硕珍往年的成绩少几分,这是一个谜。
别人总会觉得金南俊和金硕珍的关系不好,因为金南俊和金硕珍在学校没有人看见过他俩讲话,也没有多大的交流,但是就是这样的情况,金硕珍还是喜欢上了金南俊,这段感情是一段地地道道的暗恋。
就在几天前,因为金硕珍已经是高三了,再不表白他认为以后就没有时间再见面了,以这个说法为理由向金南俊表了白,但金南俊只是把嘴里的烟丢掉淡淡的说了句:“我拒绝。”
说了这句话之后就再也没有表示什么就走了。其实金南俊也喜欢金硕珍,只不过金南俊担心金硕珍只是玩游戏输了。不过金南俊想多了,金硕珍不会玩这种无聊的游戏,后来金南俊得知这个,只有一个想法:妈的智障。
几天后,金南俊都没有看见金硕珍,问同学同学不知道,只能去问他们班主任,还好,他们班主任不是女的,只是问了金南俊要干什么,金南俊一脸正经的胡乱说话:“为了金硕珍同学成绩能不下降,我帮他把作业和书拿回家。”
这个理由十分恰当,金南俊都不禁沾沾自喜,拿了地址和电话的金南俊立马爬墙逃学,按照地址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小区,爬了十多层楼终于爬到了金硕珍的家。
金南俊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“我日,怎么住得那么高,这是要上天吗?”摁了几下门铃,就听见一阵脚步声,刚开门就看见了金硕珍穿着睡衣吃着苹果,:“谁呀!”
可能是金南俊那张脸比较避邪,吓得金硕珍一把把门给关上了,金南俊右脚用力踢了踢门,“干什么?赶紧开门。”“你来干什么?”“来给你送东西的,不要也算。”在门内的金硕珍以为金南俊是专门来看自己的,没想到又自作多情了。
②金硕珍失望地打开了门,伸手想接过金南俊手中的东西,可还没接到金硕珍就感觉一阵的天昏地转,刚回神就看见金南俊的脸放大在自己的眼前,吓的金硕珍要紧张了。
“金。。金南俊,你你要干什么。”“干你呀!”金硕珍推了推金南俊“别这样,你都拒绝我了。”不要再让我有什么念想了
“可你把‘我拒绝’这几个字的部首去掉,试试看”“。。。。呀!金硕珍你个变态。”“那也是个爱你的变态。”说完便径直吻上金硕珍的嘴巴。
虽然没有深入,但这个吻还是羞得金硕珍连忙把眼睛闭上,金南俊见金硕珍把眼睛闭上以为金硕珍同意了,便把舌头伸了进去,不过金硕珍感觉金南俊把舌头伸进来又连忙把眼睛睁开了,想让金南俊停止,轻轻推了金南俊一下后,放弃了这个想法,因为他感觉到金南俊两胯之间的炽热,已经顶到他了,怕金南俊就地解决了他,只能顺着金南俊的性子来。
金南俊其实喜欢金硕珍很久了,从一开始见面一脸的蠢样,已经吸引到他了,再到后来看见金硕珍在喂旁边垃圾桶的小狗时,看见金硕珍穿校服的样子时,从喜欢到爱可能很荒唐,但就是这样默默的形为,让金硕珍成功的被金南俊吸引了
金硕珍一开始并不认识金南俊,但总能看见金南俊的影子,在喂小狗的时候,看见路口的身影,本以为他也想喂小狗但一站起来就没人影了,第二天去看就看见原来放小狗的地方贴了张便利贴“已送到宠物店,勿担心”,原以为是谁,看见路口就想起昨天路口的身影,原来是他呀!后来动用学生会会长的身份,查到了那个身影是谁,后来也被他吸引到了。
果然是两个互相暗恋的傻瓜,现在倒好,表白之后过上了没羞没臊的日子。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