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糖

吃糖吗?

TAKE ME TO CHURCH(番外)

闵玧其视角。
我曾经去找过他,去日本,去中国,去沿海的地方,寻找着飞机的残骸,寻找着他这个人,或者说是他的尸骸,不知是上天不允许还是我们终究有缘无分,或者说是他已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?
我曾经美好的幻想过,他可能被冲到世界某一个沙滩上,被某个好心人就走了。但像这种情节,只有像在电视剧里面才会发生,我也很可望会有像这种事情的发生。
后来,我去找过和他一样的受害者家属,但一无所获。
又后来,我终于停止去寻找他,开始像六年前没遇到他一样。开始学会模仿他的做事风格,开始模仿他的穿着。
再后来,我回到了之前的公司,里面认识我的同事都很惊讶,问“闵玧其,你发生了什么,变化好大呀!”“你还是闵玧其吗?”
只有知道我和他的那个人一直在角落看着我。
你看,不管我变化有多大,都改不了那些人看我可怜的眼神,就像是在看一只可怜的蠢狗一样,我走过去向他打招呼,我也不知道当时我是什么情绪,我只知道,我当时说了“你好,我叫做闵玧其,是郑号锡的恋人。”那人草草的对我笑了一下就走了。
你看,我不管是怎样地爱他,也躲不过他已经去世这个消息,可能是我想多,也可能是真的,我感觉我陷入他的泥潭中,无法自拔。
从那天起,我开始把家里关于他一切东西,都锁在了柜子里,连从我对他的思念和爱,一起锁进了柜子里,我祈祷着,希望我这样做会起作用。
但这只是空无的希望罢了,一到晚上,我又控制不住自己对他的思念,久久不能入眠。
后来,我开始去寻觅他的身影,去了那些他曾经和我说过想一起去的国度带着对他的思念。
又后来,时间不知不觉地过了三年,我也找了他大半个世界,我怕他在我找他的时候会回来,房子也没有卖掉,钥匙依旧还在门口的地毯下面,我又怕他回来,家里太脏了,我雇了一个钟点工在打扫,每星期五来打扫一次。但,当我站在那熟悉的房子面前时,只有一个钟点工在打扫,我向他问,期间有没有人进来过,钟点工说没有。
再后来,我又停止寻找他,因为这是没有希望的寻找,这次我想是真的停止了。
但我无法忘记他,我开始找心理医生,开了各种各样的药,但治标不治本。
他父母无意见看见我从一所心理医生的医院里出来,知道我为了忘记他,那么痛苦,给我找了一个心理医生。
但我不抱有任何希望,可当我看见那个医生时。
“你好,闵玧其,好久不见。”
END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