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糖

吃糖吗?

黑暗料理②

我一直觉得他们可以幸福,可就在去年的时候出现了转折点,郑号锡被查出骨癌晚期,就在春节后去世了,最后我也没吃成他做的黑暗料理,因为他那时连锅铲都拿不起来。
城市里就算春节过了,还时不时传来鞭炮声,连晚上都是欢天喜地的。我放心不下闵玧其,没有打过招呼便突然拜访,他还是没有换房子,说是为了纪念,不肯换。那么大的房子只有他一人,我过去的时候,他还在做饭,看见我并没有多少惊讶,我站在厨房内看着他拿出一包盐,然后有一句话没一句话地聊起了天,但他说这里太烟了叫我出去坐会,我听他的话先出去了,但我也坐不住,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他的书房,书房的电脑里开着一封文件,我凑前一看,发现是菜谱,这小子什么时间开始写菜谱了,我走出书房又走进了厨房,看见闵玧其把一半包盐都倒进了锅里,抄了会儿,火也没关就吃了一口,他砸吧砸吧嘴,说:真闲啊!但还是感觉少了点苦味。
我突然沉默,也突然明白闵玧其为什么要写菜谱了,为什么要倒一半盐下去,他想让自己觉得郑号锡还在,想让他留下来,但没有留住他,至少要留住味道,不过说起味道,蛋炒饭的味道远远没有郑号锡做的难吃,那味道也就只有他能做的出来。
闵玧其又吃了一口,用手背擦了擦眼睛,他哭了,我没有看过他哭,在郑号锡去世的时候没有哭,当郑号锡躺进小小的盒子里被放进阴暗的地下时也没有哭;他用手背一直擦着眼睛,眼泪还是挂在嘴角,滴进了还在发热的锅里发出了“滋滋滋”的声音。
闵玧其说我很幸福,有一个做菜独一无二的另一半,就算他离开我之后,也能够留下那么多复习的味道,他又说:缺少了苦味,不知道这些加进了什么东西。
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,但他没过多久就恢复了原样,又和我说,你去看电视吧,我继续写菜谱。
我说,要不我们去喝杯茶?他摇了摇头,说“不了,我怕到时候时间一久,我会把做法忘记,算了,下次吧!”他拒绝之后,我便走出了他家,不知为什么,天气比我进来的时候还冷,我缩了缩露在外面的脖子,头也没回的走了出去。
后来,我再也没去过他家,只收了我名字的一封信,信的大概意思就是“记得等我死后让我和郑号锡埋在一起”再后来,某医院给我打电话叫我去领尸体,我才知道他出车祸送进医院,当天就拔掉了自己的氧气管,最后死的很安详,现在倒好,留我一人,孤独也成了享受
————金硕珍 ,

评论(2)

热度(12)